《每一個明天》柳俊江


《每一個明天》柳俊江

 

病房充斥着絕望。瑪思靜靜躺在病榻上,腦袋放空,死神在窗簾下徘徊,已經辦好陰間的手續。兩下敲門打破了沉默,也出乎死神的預料,一個男人走進了被隔離的房間。

「你好,我叫昶藍。」瑪思沒有回話,因為她沒有明天,不再需要理會世俗,不再需要講究禮貌。昶藍繼續說:「我明白的,我也曾經和你一樣。」瑪思心中起了一絲漣漪,但花不起力氣回話,全身插滿了喉管,皮和骨之下,剩餘的能量就在腦裡消耗掉了。昶藍再說:「會有明天的。聽我說,不要放棄自己。我也走過你這個階段,要聽醫生的話。」瑪思看了昶藍,一個普通的男子,怎會明白愛滋病的煎熬?兩人四目交投,沒有再說下去,但瑪思感受到莫名的安慰。

在那一天下午,瑪思用盡力氣吃下了藥。隔天,昶藍又再來。如此,反反覆覆,日落之後,不覺日出又來臨。漸漸恢復氣力的瑪思,會起床梳頭化妝,等待明天昶藍的到來。雖然,有時候,昶藍會和太太一起來探望她,但她覺得,她和昶藍的心靈更貼近。

在這九十年代初,愛滋病藥物副作用很大,每次嗅到藥味,身體自然排斥。昶藍曾經病得要靠輪椅出入,體重暴跌至七十磅。他問過自己:既然是不治之症,為何苦苦求生?幸好有家人的扶持、藥物的改良,他終於在幽谷裡重新學習走路,自己走了過來。今天,昶藍看着瑪思,也看到自己,一種莫名的親近感,驅使他一有空就來醫院。而其實,昶藍的太太一直看在眼裡,自從昶藍病發,兩人的關係,已經轉為一種朋友的情誼,對於瑪思,三人終於冷靜地坦白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(未完待續)

故事完整文字版收錄於「關懷愛滋」小說《十愛─十個Positive 的故事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