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愛之‧知愛》鄧潔明


《愛之‧知愛》鄧潔明

 

伴侶之間的愛,難言難明,無從捉摸。唯有細水長流間,雙方動搖過、珍惜過、愛與痛之間,選擇廝守,彼此依靠。義無反顧之後,正是愛的見證。

55歲的Ken,約十五年前,被確定感染了愛滋病病毒。

太太經過檢查,同樣有陽性反應,但是她沒有歇斯底里,沒有苦苦追問。於是她和丈夫靜靜地、淡淡地走過了人生不一樣的十五個年頭。

 

想起往事,Ken有份歷練過的單純。

單純活著,不需想太多。

有人面對困難,要繪形繪聲,要有觀眾收聽收看,方能肯定自己堅強過,

Ken是那種自我折騰,深藏不想露的人。所以,他不主動、不健談,卻不拒人於千里。

 

太太被丈夫感染,雙雙被判「極刑」,絕對是悲情韓劇的真人版,但是Ken的憶述,寥寥數句,儼如患了一般感冒。

 

他收起了悲苦,如常態度,不想驚擾別人的情緒,反而最直接印證,愛滋病病毒感染者,確如常人,何懼之有。

 

年青時代,Ken負笈美國,在中式餐廳兼職,遇上了生命中的她。不乏女伴的Ken,很快感覺出新同事擁有一份交心的魅力。縱然是她主動攀談,但Ken感受出她的率性,不是一般男女間的試探、調侃。

Ken喜歡自己不用多說,卻被她講到心裡去的親厚。

 

兩人自然走在一起,同時又開始接受彼此牽動的情感暗湧和漩渦。因為內斂,Ken一時的火爆,足以令對方窒息!她可以忍受,但積累的宣洩,每每令他措手不及。

 

磨合期間,Ken劈腿了。

 

明知身邊人會讀心,他不止一次越禁。自問守不住一顆不馴的心,她選擇離開。

他們在感情線上,劃上休止符。

Ken回復了單身,重新選擇。當下激情,樂在其中,但日復日的生活裡,悵然有失。雖然有不同人的慰藉,但是快感一樣,要講心靈相通,卻仍然只有她一個。

身邊女生再多,無非令他一再确認,自己心繫一人。

 

他倆沒有離對方太遠,總有見面的機緣,沒有避而不見,大家心照不宣。再見不止是朋友,相比以前,Ken主動了。

曾經以為只有自己默默付出的她,被觸動了。基於了解,她意會Ken的表現,是一種行動式的表白,不會明顯,但是唯獨她懂得。

 

舊情復熾。

 

經過了近三十年的相處,雖然沒有山盟海誓,但Ken至今都堅信唯有身邊的她,才會令他當年,有求婚的意志。

婚姻從來不是有情人的童話。為了一個承諾,雙雙要押上忍讓的底線,無論是單向或雙向,為了妥協,要一次再一次逆轉自己的心,那是一場非有堅定信念,都很難持續的考驗。

性格方面,太太用情堅執。

Ken憶述她曾經飼養了一隻小狗,照顧起居,無微不至!她會為狗狗安排社交活動,上課學習,親若母子。狗狗離世後,太太再沒養過任何寵物。

 

可想而知,她獨愛唯一。

 

Ken愛太太,但是偶爾有性伴侶,對他而言,肉體的歡娛,無非調劑一下男人的本性。但求過癮,不會上心,只要太太不深究,他實在需要心癮的平衡。

夫婦之間,要包容肉體上的背叛,究竟是一種掙扎,還是一份包容,不容外人判斷。Ken和太太的婚姻關係,沒有撕裂過。不過,Ken坦言太太曾經說過,也許是前生的債。

 

有時相欠也是一種相愛。

 

她總以Ken的意願作為自己的人生指標。當Ken覺得回港生活,個人發展的空間比較大,早已摸清丈夫性格的她,心無二意,離開家人,訣別早已適應的北美生活,回到了二人的出生地,在香港展開了新生活。

Ken不需要太太有固定工作。倆人在精神上,心領神會,尊重彼此隨心而活。夫婦早已決定不要孩子,二人世界,樂得自在。

回到香港,生活圈子改變了。Ken的心態,依然故我,碰上投機的異性,都先交代已婚身份,開宗明義,逢場作興。但求自己做到太太可以保持「隻眼開、隻眼閉」的情緒,不要過份得令她難堪、傷心,Ken以為無傷大雅。

 

Ken自問不算玩得瘋。

 

二零零零年,某一個午後,他去捐血。

 

第二天,Ken收到電話,要他即時到相關診所。聽到自己「中招」,腦海先是轟的一聲,但是他沒有別人想像般手足無措,慌亂驚惶。護士要求他知會太太時,他絲毫沒有隱瞞之想,認定她必需知道真相。

 

Ken如常上班。

 

晚上回家,沒有演練甚麼台詞,直向太太言明自己已經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,卻不敢想像太太竟然會跟自己一樣,平靜得有點異常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未完待績)

故事完整文字版收錄於「關懷愛滋」小說《十愛─十個Positive 的故事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