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一種愛,叫隱瞞》邵家臻


《有一種愛,叫隱瞞》邵家臻

 

如果你知道Forget裡頭有Get,Lover後來還免不了Over,就算是Friend最後還是End…那麼Believe當中有個Lie,也不為過。

我叫揚翔,是千里揚翔的揚翔,像飛行中的飛機,像風浪中的風帆。揚翔這個化名,我希望你記住,也希望自己能夠真是做到──做人「揚翔」一點多好,大開大合為弛張,瀟瀟灑灑走一回。面對人生跌蕩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如此而已。然後,雙腳一伸,一切都干卿底事。可是,人生總是事與願違。

 

今年六十有八,我有家庭,有太太,有女兒。太太待我很好,女兒也十分信任我,近年還結了婚。一九九七年,我病發。我從報紙上知道油麻地診所可以免費幫人抽血檢查性病,不查猶自可,一查就有結果:「好遺憾,你的報告呈陽性反應。」天都塌下來,為何偏偏選中我,十萬個不忿。人家說:「我聽到了心碎的聲音。」在那時那刻,才知道那是假的。心碎是沒有聲音的。那一刻,甚至連血脈都停止了,我只感到生命的沉默,我知道那裡正在發生變化。那不是痛,是一種扭曲,那是無法形容的悲傷感覺。不單如此,身體亦開始變差,體重跌到得八十斤,人體免疫力也跌到新低,又痾又嘔,半生不死。最要命的是那個不知從哪裡來的消息,有愛滋病的人至多還有七年。七年…。

我七十年代來到香港,先在地盤工作。這一來是無親無故,目不識丁,可做的工作選擇不多;二來因為地盤「好搵」,「血汗錢」的確有血有汗,但賺到的錢亦較多。我當時節省得緊要,甚至可以說是以不花錢為樂,儲啊儲,儲得一蚊得一蚊,儲多一蚊多一蚊。在九十年代初,總算儲到第一舊錢,足夠搞點小生意。是關於印刷的小生意。整整二十年,小生意有上有落,賺過錢也蝕過錢,或許我早知生意的本質就是如此,見過琳瑯滿目,也見過一片荒涼,所以我對此比較淡,不會一得勢,就如狼似虎,一倒霉,就貓狗不如。

如果做地盤的日子是死慳爛慳,做印刷的日子就是死做爛做。管它甚麼獅子山精神,我只知道有得做好過無得做,有錢應思無錢日,莫待無錢思錢時。日以繼夜,夜以繼日,再日以繼夜,夜以繼日……我的工作狂性格,是人所共知的,當然包括我老婆。

我幾十年來沒有「掂」過我老婆。開初的理由,是我工作太忙,收工時,已經是條枯乾的芽菜,自然提不起性趣來。後來年事愈大,性功能衰退,老婆是明白的。後段日子,老婆身體有事,子宮做過手術,連她也失卻了性趣。我們夫妻之間失卻性趣,索性分房而睡。多好,再不用找理由,再不用想藉口。

我有其他性伴侶,或者說,我跟我老婆以外的人有性行為。或者你不相信,我們這一班感染者老是想不起自己從哪個人身上受感染,就算是何時感染到也是個謎──苦苦追尋又有甚麼益處呢?老實說,我也曾經有過「何必偏偏選中我」的想法,但也是一瞬即逝。反正都已經染病,時日無多,要讓自己「不要灰著過生活」已經夠我受了!

我是第一代用雞尾酒療法醫治愛滋病的香港病人。當時的藥又大又臭,每次吃七八粒,又要依時依候,又要放在雪櫃保存,十分麻煩。十多年後,我仍記得這種又腥又膠的怪味道,這是種用盡所有方法都無法舒緩的臭味道。不知有多少次,我被這些怪味道弄得連黃膽水也嘔出來。我們一眾病人都十分抗拒食藥「寧願死都唔食藥」。還有一種副作用,就是腳特別麻痹,由腳底到腳背到小腿到膝頭,醫生說若麻痹持續擴散上大腿,就註定終身腳痹,無法挽回。當事很擔心,幸好最後大步躐過。我被送往「療望台」,這是一間寧養中心。寧養中心真是名不虛傳,中心很寧靜,職員和設施都很好,很適合在此離世。是的,在此離世,入得寧養中心的人,十居其九都在這裡跟世界告別,記得,中心的董事局成員之一,是一名英國修女。有一次,修女被問及為何買了一些很舒服,價錢高昂的床鋪回來?修女說:「就快離開呢得世界,等佢地舒服啲嘛!」

大埔的寧養中心醫治我的身體,是我第一個恩人。如今中心關閉了,修女都回英國了,我仍然與修女保持通訊。而愛滋病基金會,算是我第二個恩人。當時經濟困難,足襟見肘,我向基金申請經濟援助,他們即刻批了千多元,我攞住錢,當場就喊。第三個恩人,是「關懷愛滋」。幾十歲人,我第一次明白甚麼是無微不至,甚麼是備受尊重。當時的CEO Loretta還是個小妮子,不知是否對當時香港社會的歧視問題太厭惡,怒從心頭起,惡向膽邊生,竟然找著我來做拍擋──又鼓勵我搞病人互助組織,又邀請我成為董事局成員,又讓我參加社群策劃會議,最最最麻煩的是,她找我去波蘭、洛杉磯、北京開國際會議。我目不識丁,遑論英文。結果,有勞了Loretta。在波蘭華沙的愛滋病病人的工作會議上,Loretta充當了三小時的即場翻譯,對,是三小時。加上我耳朵不好,這幾小時的工作,真是要命。任憑我多次叮囑已經聲音沙啞的Loretta要休息,我聽少一句半句、一段半段,真是沒有大所謂。Loretta仍然絮絮不休地一字一句翻譯下來。那一刻,我知道,愛滋病人不單是要被醫治,還是要被尊重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未完待續)

故事完整文字版收錄於「關懷愛滋」小說《十愛─十個Positive 的故事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