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CHI)10stories


《醫生。醫心》陳志偉

《醫生。醫心》陳志偉

最近有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和太太生了一個沒有受感染的BB,他們和我們團隊一起籌備了很久,終於成功有了沒受感染的下一代,很振奮。好多時候,會否生BB,非關感染愛滋病,一切只在乎用心準備。

《愛情的另一端》葉念琛+陳穎芝

《愛情的另一端》葉念琛+陳穎芝

「其實我是一個很悶的人。工作以外,我沒什麼特別嗜好,放工後就是回家。在這個社群不是很活躍,也沒什麼朋友。」 這句不經意的「表白」,老實說,也多多少少總結了我對仲賢的第一印象。

《愛之‧知愛》鄧潔明

《愛之‧知愛》鄧潔明

伴侶之間的愛,難言難明,無從捉摸。唯有細水長流間,雙方動搖過、珍惜過、愛與痛之間,選擇廝守,彼此依靠。義無反顧之後,正是愛的見證。55歲的Ken,約十五年前,被確定感染了愛滋病病毒。

《好命》周耀輝

《好命》周耀輝

人人都說A好命,連跟他一起很久很久起初是伴侶後來被稱為「爸爸」的E也這樣說。好命。二十年前,A二十五歲,證實感染了愛滋病病毒。A認識E是更早的事了。A當時十九、二十,E四十出頭。他們是在三溫暖裡認識的,從身體開始。 

《喜歡孤獨》林日曦

《喜歡孤獨》林日曦

阿成喜歡孤獨。十八歲那年初戀結束之後,他再沒有愛人,後來飛到德國當廚師時也只是孤身一人。在外國專注工作的他,八年來也沒有戀愛機會,那時的日子怎麼過,到現在他都好像再想不起來了。

《早上七八點的太陽》葉志偉

《早上七八點的太陽》葉志偉

「Ta姐,Ta姐!早晨!」早上八時許,小公園的空地裡,一群婦女正朝一個穿紅色運動裝的太太起勁打招呼:「早晨!早晨!」「點解今日少咗咁多人嘅?班後生唔見咗嘅?」Ta姐緩緩脫下外套,放下掛在身上的小手袋問著。

《幾多個相愛幾年的少年》 健吾

《幾多個相愛幾年的少年》 健吾

如張愛玲所言,我們都是先讀到愛情小說,才談戀愛的。正如,你第一次接觸的 愛滋病病毒感染者,都只會在平面的銀幕中。你第一次聽到愛滋病這三個字,是什麼時候?我,是中學的時候。

《有一種愛,叫隱瞞》邵家臻

《有一種愛,叫隱瞞》邵家臻

如果你知道Forget裡頭有Get,Lover後來還免不了Over,就算是Friend最後還是End…那麼Believe當中有個Lie,也不為過。我叫揚翔,是千里揚翔的揚翔,像飛行中的飛機,像風浪中的風帆。揚翔這個化名,我希望你記住,也希望自己能夠真是做到──做人「揚翔」一點多好,大開大合為弛張,瀟瀟灑灑走一回。

《風雨逆行》鄺俊宇

《風雨逆行》鄺俊宇

趕往醫院的計程車裡,阿祖呆望車窗外的微雨,淡黃色的街燈把雨絲映照,一點一滴,照進他眼裡,彷彿都變成淚水,令他的鼻子變酸。

《每一個明天》柳俊江

《每一個明天》柳俊江

病房充斥着絕望。瑪思靜靜躺在病榻上,腦袋一片放空,死神在窗簾下徘徊,已經辦好陰間的手續。兩下敲門打破了沉默,也出乎死神的預料,一個男人走進了被隔離的房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