萍水相逢的楔子


說故事的人,給自己取了一個名字,叫「海外僱員」。
他說,因為他的確是一個海外僱員嘛。
我想這個身份對他而言,一定是有另一番意義吧。
故事便由這個身份開始說起……


「海外僱員」音語淡然地說起他的事來。他在越南長駐超過十年,在二千年正式退休,便再次回到香港。在一次身體檢查及驗血的過程裡,證實自己感染了這個病。當時的他完全是始料不及,也無法想像,因為他的身體並沒有任何先兆。

坐在我眼前的他,看來也的確是一個非常健康的老人家。只是每天所服的藥物令他的面頰深深地陷入,令黝黑的臉看來更加尖削更加沈厚。與他表現的淡然看來很吻合。他說這是藥物的副作用,說是脂肪轉移,意思是「脂肪會走到不該有的位置上」。

大部份服用這種藥物的感染者,都會有明顯的外貌特徵——臉頰瘦削深陷,同時卻頂著一個大肚腩。原來有很多感染者都拒絕服食這種藥,因為擔心這明顯的特徵會被人覺察自己受到感染的事實。而眼前這位「海外僱員」卻沒有對此表現太大的憂慮。這份淡然,始終令我疑惑,起碼與我想像中的心情有著明顯的差距。


當時發現自己受到感染的感受是怎樣的呢?

「就是開始時不相信自己受到感染,因為身體完全健康而且沒有任何跡象。不過確診以後,也只好接受,畢竟就是命運嘛,只有信命運,反正無法改變。」

對很多人而言都是一道無可跨越的難關,難度就這樣輕易地克服?

「人都活到這個時候了,總之就是命運不由人,人可以做的就是順應命運。說到最苦的,也不是這時候。」

到底過去走過的數十年經驗過什麼,才可以讓一個人對命運如此順從如此堅韌,哪怕生活在艱辛之中呢?

~Fanny~